<rp id="evl3n"></rp>

<samp id="evl3n"><th id="evl3n"><cite id="evl3n"></cite></th></samp><i id="evl3n"><code id="evl3n"><li id="evl3n"></li></code></i>
<i id="evl3n"><code id="evl3n"></code></i>
  • <wbr id="evl3n"><code id="evl3n"><span id="evl3n"></span></code></wbr>

      <delect id="evl3n"></delect>

      <i id="evl3n"><th id="evl3n"></th></i>
          1. <p id="evl3n"></p>

              問醫生 找醫院 查疾病 癥狀自查 藥品通 快應用

              別再覺得自己丑了,容貌焦慮也是種精神疾病

              2021-08-23 09:49:5139健康網
              核心提示:來自約克大學的研究發現,瀏覽那些社交媒體上賞心悅目的照片和視頻,會影響自我對外表的認知,讓人們對自我的外表評價更低。

              容貌焦慮,已經成為了當代年輕人普遍的心病。

              2021年,“容貌焦慮”這個話題反反復復以各種形式沖上熱搜,就#你有容貌焦慮嗎#這一詞條的閱讀量就高達7.8億。

              據中青校媒面向全國2063名高校學生的問卷調查結果顯示,59.03%的大學生存在一定程度的容貌焦慮。【1】

              “單眼皮、深頸紋、鼻子塌、臉上有痘印、毛孔粗糙、或者我再瘦一點就好了……”身高168厘米,體重92斤的可依一邊刷著短視頻一邊嘆氣。

              像她這樣覺得自己“不夠美”而焦慮自卑的女生,不在少數。

              大部分困在“容貌焦慮”里的女孩選擇用P圖軟件來欺騙生活,用美顏濾鏡處理自拍來彌補自己的“容貌缺陷”。數據顯示,截至2020年上半年,美圖秀秀月活躍用戶總數達2.95億,日均使用時長達15.4分鐘!2】

              而另一部分被外貌焦慮PUA的女孩,選擇抓住整容這根“救命稻草”。

              在6月播出的“超級演說家正青春”里,00后網紅女孩周楚娜在演說時提及,自己成長的過程中,發現長得好看的人總是會被優待。于是,在焦慮自卑的泥潭里,她從13歲就開始整容,前后差不多花費了400多萬,就為了給自己換上了另一副美麗的臉龐。整容似乎已是她生活中的無底洞,無法停止,也無法回頭。

              而另一個被裹挾在容貌焦慮里的女孩更是不幸。7月13日,杭州女網紅小冉因醫院不規范操作的抽脂手術而感染死亡。33歲的她,有著美麗臉龐、纖纖細腰,最終倒在了“減肥”的手術臺上。

              然而就算有再多鮮活的例子,仍有不少人因容貌焦慮而對整容趨之若鶩,畢業生暑期扎堆整容、精靈耳整容、小腿阻斷神經術等相關話題仍經久不衰。

              耳畔充斥著“再不變美就要被時代拋棄了!”的話語,但那些在焦慮漩渦中的姑娘們不知道,覺得自己丑有時也是一種精神疾病——軀體變形障礙(Body dysmorphic disorder , BDD)。

              根據《精神疾病診斷與統計手冊》上的診斷定義,患上軀體變形障礙的人會過度關注自身的外表缺陷,但實際這些缺陷無關緊要,而這種疾病還易引發抑郁、進食障礙、過度整容、自殺行為等等!3】

              軀體變形障礙也并非單一因素造成,除了人格特質、童年受到的諷刺/欺凌/歧視以外,還有一個重要因素——社交媒體。

              一打開抖音、微博、小紅書以及各種直播平臺,我們仿佛就進入了滿是俊男美女的溫柔鄉。然而發表于Body Image上來自約克大學的研究發現,瀏覽這些社交媒體上賞心悅目的照片和視頻,會影響自我對外表的認知,讓人們對自我的外表評價更低!4】

              該研究測試于2016 - 2017 年間進行,參與者為118位年齡18~27歲的女性。參與實驗的人會先被要求填寫一份自我外貌認知的問卷。接著,再讓她們登陸Facebook 和 Instagram 去跟她們年紀相仿的人進行 5 分鐘或者更長時間的線上互動。結果發現,進行線上互動之后,她們對自己外表的負面評價增加了。

              研究者對此解釋,社交媒體上女性呈現出來的吸引力會高于現實生活中的吸引力,測試者和這些社交媒體上的理想形象不自覺地比較,就會導致自己產生“我很差勁”的身體意象。

              在這種社交媒體環境下的時間越長,軀體變形障礙的風險就會越大。就算沒到患病的程度,也很難不受影響,從而對自己的外表評價變得更為苛刻。事實上,不是非得擁有像標尺一樣精確的五官才是美,如果“我很丑”的想法始終困擾著你,使你討厭自己、厭惡社交,那么不妨停止追求“極端美”,趕緊向專業心理咨詢師求助吧。

              參考文獻

              【1】中國青年報《近六成大學生有容貌焦慮——女生焦慮感更強,更在意外界評價》2021年02月25日07版

              【2】新京報貝殼財經《美圖上半年營收5.58億,美圖秀秀月活用戶1.21億》

              【3】American Psychiatric Association. (2013). Diagnostic and statistical manual of mental disorders (5th ed.). Washington, D.C.: American Psychiatric Association.

              【4】The effects of active social media engagement with peers on body image in young women doi:10.1016/j.bodyim.2018.11.002

              【5】界面新聞《抖音博主素顏出鏡支持的“反容貌焦慮”是在反啥?》

              特別策劃
              39熱文一周熱點
              jizzjizz日本护士视频